潋潋_

《我自杀的前一天》

我偶尔会认为我该去去医院了。

今天我还是坐在飘窗上望向天空。

天空一如既往的蓝得耀眼,这里是一个小镇,一点也不发达的小镇,我住在三楼,楼下是人行道,人行道在的有一棵黄桷树,常常有鸟停驻在上面,于是传来叽叽喳喳的叫声,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想泼一盆水,把烦人的鸟儿赶走。

我最喜欢这里下雨的时候,不管是大雨还是小雨,我喜欢听雨滴拍打窗户的声音,啪嗒、啪嗒,接着它们就消失不见。下雨那会儿,我看不见蓝天,看不见蓝天,我便松了一口气,我喜欢阴沉的天,阴沉的天也没有吵闹的鸟。

我还喜欢在傍晚出去遛达,那时遇不见任何人,小镇的人都休息的很早,没人会在意自己。那个时候只会有微弱的灯光——路边灯用尽自己的力气撑出来的毫无作用的光。这个时候我会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散步在有点年头的小路上。也许我在这个时候会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存在即合理。”

那我便是不合理的存在——我一直认为自己可有可无,因为我不被人需要,毕竟我的父母也不曾需要我,所以我自然也是不会需要别人的。

记得自己上小学的时候,成绩不好,长得一般,不会交朋友,喜欢缩在角落读课外书,便被人说是怪物,被有意无意嘲笑没有爸爸妈妈。

那个时候我还蛮羡慕有父母的人,不仅是那时候,我现在也觉得他们真幸福,有人疼爱,真好啊。

后来越长越大,那些难听的话语依然伴随着自己。

最严重的该数上高中的时候吧,经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真丑陋。

“丑八怪。”“你好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求你别说了。
“婊子。”“装模作样。”
好好好,我是。

我没有一点脾气,对于这些话,我甚至觉得它们会跟着我一身。

后来我谈了一场恋爱,那是我第一次谈恋爱。

男孩子是个个子高高的,长得还不错的人。
我永远记得他那天说,我喜欢你,你很特别。
我永远记得我那天说,谢谢你,可我很丑,配不上你。

但我们依然在一起了。

那段时间我常想,他就是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的人,他就是让我见到光明的人。

“你以为我真会喜欢你?你怎么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

那天我真的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很久很久。那天以后,家里便没有镜子了。

我搬走了,我的父母突然回来找我。我感到惊讶,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父亲瘦瘦的,一米七的样子,留着寸头,皮肤黝黑,穿着朴实。母亲一米六五的标准身高,微胖,化着淡妆,长发盘起,一副贵太太模样。他们来接我走,把我带到这个小镇,他们离婚了很久了,都各自再成家了,父亲取了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母亲嫁了个容易出轨的有钱人。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找我,但他们每个人每个月都会固定的打给我生活费。

这算是补偿吗。

这个小镇的环境很好,有热心的邻居,漂亮的大姐姐,善良的男孩,可爱的小朋友。

可是我总觉得他们讨厌我。

我对自己的名字极其敏感,我对别人的目光极其敏感。

这都是从小养成的。

是可悲还是可笑。

应该是可怜。

他们好像并不讨厌我。因为他们愿意帮助我,即使我并不需要什么帮助。

他们好像真的讨厌我,因为他们总爱盯着我看,我总会听见自己的名字。

后来,没有后来了。

我结束生命是选在了明天傍晚。

明天一天,我希望是下雨天,我看了天气预报,应该是有雨的,我想在自己最喜欢的雨天离开,我应该会在早上去一趟公园,坐在长亭里,听一上午的雨声,中午会去吃最喜欢的楼下的豌杂小面,下午我会去抚摸楼下的黄桷树,如果雨停了,鸟来了,我会小声跟它们道别,晚上我会吃自己煮的饭,难吃也好,我要记住这个味道,我要熬到傍晚,走自己最熟悉的一条路,跟那几盏路灯打招呼,多听几遍“月辉撒下,温柔地将我包裹。”

我要去那条湖,我要沉睡在湖里。

那条湖,每天晚上我总会去哪里看看,看柔软的月光倒影在湖面上,整个湖面都是波光粼粼的,看起来有一点寒冷,但它看起来很温柔。

我大多时候认为自己不需要去医院。

《光》


“我知道人间很美好,但人情世故太苦了。”

所以我要和你一起逃离这恶俗毫无趣味的世界。

如果你不狠心,那便由我动手。

我爱你。




笔拙见谅…。就只有三百多个字我太垃圾了…。这篇文会改的,改了会再发一次!

多多指教♡

——————————————————

黑夜将小镇最后的明亮吞噬,当人们陷入沉睡时,月亮越发的狡黠,星星也闪烁着努力带去一点光。

黑色的迷雾下,她丢失了自己。

“你从前问我知不知道光是什么。”

“你那时候告诉我,光就是在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时,你坚持相信我,就是光。”

“可你背叛了你的心。”


她面前躺着一具刚死的尸体,手上滴着血的匕首印证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躺着的是她深爱的人。

女人缓缓走到尸体旁,拿着匕首,跪在尸体右侧,握紧男人冰凉的手,她打了个寒颤。

“刚才为什么不反抗我。”

她凑近男人的脸,先从额头开始亲吻,一点一点往下,在唇上停留,晶莹的眼泪从眼中掉落,滴进男人的脖颈。

女人抽噎着,一字一句说的吞吞吐吐。

“对不起。”

“我不能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会陪你的。”

说着将匕首扎进胸膛。

她死在男人的怀里。

她死前看见男人微笑着对她招手,身后一片光亮。

《埋葬》Echo.

“我 爱 你。”
每个字都那么坚定,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想将你霸占,每个地方都渴望你的亲吻。

“对不起。”
比起爱,我更愿意把自己锁在不见光亮的黑匣子里,所以我要你对我的爱一直保留在那里。

“你不是那些男人,没有那么恶心。”
“可我很自私。”






第一篇Echo这个皮的自戏。耶夸夸自己。

半夜肝出来,还饿着肚子。夸夸自己x2。

希望你们喜欢!!!

笔拙见谅!

————————————

冬日的风是锋利的刀片,将脸上的肌肤刺的生痛。

拢拢戴在头上的羽绒服的帽子,试图将脸遮挡住,只留下眼睛看路。

“抱歉打扰一下,这位女士,我想知道一下去往下个车站的路怎么走。”

这个男人挡住了自己的视线,闻声抬头看他,头发打理得十分讲究,戴着眼镜,一脸斯文,穿着一套干净的西服,提了一个公文包,皮鞋擦得亮亮的。他看见自己打量的眼神却不懊恼,依旧面带微笑。

舔舔干的有裂口的嘴唇,挑挑眉头,嘴角微微上扬,却暗自握紧拳头,又伸手帮他指了一个方向。

“谢谢。”

他离开的时候,掉了一样东西。

“是故意的吧?”

捏着男人的下巴,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于是与人黑褐的眼瞳对上,见对方迟迟不肯回答,捏下巴的手越发用力了起来。

“你分明是想和我发生什么吧。”

“那我便让你体验到死。”

将束缚着人的东西全部解开,抚摸着他的脸,凑到耳边一字一句都说的清晰。

“我 爱 你。”

于是吻上对方的唇,按住人的头,加深了这个吻,身体开始骚动,舌头不自觉地撬开对方的贝齿,与他交缠在一起,一手拉开对方的裤链伸进去探索。

“舒服吗?”

这个男人一向温驯,喘息声一点点从鼻腔里发出,却不张嘴呻吟,哪怕被人凌辱也带着柔雅的气息。他听见询问,不回答,只是撇过头看向窗外。

下雪了。

“下雪的日子,适合交配。”

于是两人顺势倒在床上,就这样翻云覆雨了一整夜。

醒来时,他安稳地睡在身旁。原本被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变得凌乱,熟睡的脸庞让人忍不住俯身亲口。地板上脏乱的景象和男人白皙的背上出现的抓痕印证着这里发生过什么。

昨夜的激情褪去,外面的雪也停了,只堆起白茫茫一片,就像躺在床上的男人,将永远不再醒来。

从枕头底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刀,慢慢走到男人的旁边,最后一次亲吻他的脸颊。

即使洁白的雪会将这一切都藏起来的。

但还是想再亲吻对方的唇。

“男人都是一个模样。真恶心。”

“我 爱 你。”

“我 爱 你。”

“对不起。”

《逍遥客》

“我不幸遇见了这个逍遥客。”
“但我仍愿他,一生一世落踏潇洒。”

ps:“星辰长相伴天地皆入梦”——《拂世之剑》音频怪物(文里皆打成了也)
“一生一世落踏潇洒”——《桃花诀》萧忆情

笔拙见谅——。

心上人:

我透过橱窗看向站在远处的你,有微风拂过,你的发丝被它亲吻,我蹭目睹站在你身边的每个人,我真心祝福过你,可到头来也怀疑自己的真心是否没被上天眷顾,神灵总忽略我的祝语,让你遭遇不幸。

后来我跨过山川河流终于拥抱到你,你柔软的身体让我流连忘返,眷恋着你温柔的拥抱,我想,这世间最辛福的事,莫过于此。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若岁月带走的不只是年轻气盛,还有你,那我会认为这不存在,我让光阴将你我的青春带走,而不会将你我从身边拆离。


我知道时间将一切改变,它终将把原本幸福的模样斑驳。但我愿站在你身后,然后悄悄蒙住你双眼,“好久不见,我有点想你。”

愿你被这世间温柔对待,身边总不缺人陪伴。